歡迎來到 - 正馳小說吧 !    

滴血男人愛

時間:2019-06-04 00:15 點擊:
滴血男人愛

006677夜明珠预测ymz01 www.qyuts.com   當夕陽滴盡最后一滴血,當流浪的西風在古道邊老樹枯藤間哭泣,在天涯,何人斷腸在荒原?

  這本是天地間兩個毫不相干的男人。

  A是一個南方男人。他的家在洞庭湖畔的津市市。十二年前,他的幸福打碎在湖北沙市汽車站。他的嬌妻和剛滿一百天的兒子同時被人拐走了。

  I是一個北方男人。說得具體點是山東冠縣清水鎮的大漢。六年前,他的老婆在集市被人拐跑了?;購?,他六歲的兒子未遭魔手。

  A幾乎發瘋。I也幾乎發瘋了。

  A的漫漫尋親之路,一踏就是十二年。I的癡心尋覓,也持續了六年之久。

  從故鄉到異鄉,從異鄉到故鄉,他們,找尋著愛情的宿根。

  A先后尋遍了湖北、江西、四川、貴州、云南、浙江、安徽、廣東、海南等十多個省區。每回都是背著一床破棉絮,帶著一個水壺便上路。一年之中,他大約有三百天睡在候車室和屋檐下,以至得了神經衰弱癥。很多時候,他的角色是乞丐和小偷。地里的蘿卜、紅薯是他的獵取對象。他每隔大約三個月回家一次。鄉親見到他時,總是衣不蔽體,頭發胡子老長,一時竟不能相認。

 ?。傷渲謊傲肆?,其辛苦卻不亞于A。他先后到過東北、內蒙、西藏、新疆、甘肅、寧夏及廣大中原地區,也是以三個月左右為周期。多少大漠風沙,吹瘦了硬朗的漢子。多少次生死邊緣的掙扎,令他心有余悸。

  有過惶恐哀傷,沒有絕望動??!兩面人旗,張望的雙眼一直在啼血。

  這本是天地間兩個毫不相干的男人。孤獨的閃電下,茫茫的荒野里,兩顆流血的心,從未有過相遇。他們卻像約好了一樣,分頭把血淚灑遍了南國和北國。

  他們從來沒有想到過,在天之一邊,還有一個與自己相同行跡和心跡的苦男子。他們從未想過,會遇到另一個自己。

  當他們還在各自心里計劃著北上南下的新征程時,兩人竟然相遇了。

 ?。潦歉妗按蜆瞻臁鋇淖ò該窬系繳蕉?。I是從山西剛折回家的。

 ?。撩荒苷一廝吶?。I沒能找回他的女人。

 ?。烈亓慫甑畝?。I失去了他十二歲的兒子。

 ?。晾嵫勰:?。I淚眼模糊。

 ?。梁停上嘍遠?。

  “AI”,這個殘酷的符號,像一把無芒之匕,在我采訪這個故事的那一刻,刺中了我,至今未能拔出。

(附:關于“聞文”的說明

  有夢其實很好。讀高中時,我就狂妄地想創立一種新的書法字體和文學體裁。緣于這個夢,所以,心中叛逆之火不滅。

  我要說的“聞文”,嚴格地說,還只是一種嘗試。

  試一試總比不試好,對吧:)

  對!我就叫它“聞文”。也許,這個詞兒的出現并不是第一次,但我希望通過自己及一些同道的摸索,使一種新的文學體裁能較好地定型。我指望它有一天成為散文或雜文等的小弟弟。

  我先嘗試給它來個定義吧:聞文,即以典型的文學手法表現新聞事實的一種文體。就是說,首先,它有典型的文學作品的特點,它帶給作者的體驗和傳統文學作品相比,沒有任何缺失的方面。其次,它又是徹頭徹尾的新聞,“五W”俱全。

  “把新聞寫得很美,把美文寫得很實”,應成為該體裁的旗幟!

  由這個詞兒,人們很容易聯想到“散文詩”,這也使我對“聞文”存在的合理性用不著去論述了。當然,任何新事物的產生都是有背景,有時機的。愚以為,眼下,正是“聞文”得以存在并逐步盛行的時候了。大家都知道,文學作品帶給人的愉悅和其他情感體驗,正是無數文學期刊和報紙副刊存在的理由。而信息時代,新聞量的迅猛增大,又是不容懷疑的事實。由偏好吃“文學餐”,轉而為既吃“文學餐”又吃“新聞餐”已成為人們典型的生活方式。在這種情況下,如果能在要聞版、紀實版和副刊之外,推出“聞文”專欄或專版,必然會是媒體一個很好的賣點。因為它至少有兩方面的好處:滿足讀者高節奏生活的需要,帶給讀者全新的、雙重的體驗;在一定程度上督促新聞工作者加強文學方面的修煉、文學作者更加關注社會和民生。

  有人會說,“聞文”其實早就存在啊,比如,報告文學,又如,《知音》等刊物的紀實類作品。這使我想到了“隸書”的成型。最初,隸書是以“漢隸”的形式出現的,漢隸那模樣,和現在的標準隸書相比,其差別是很大的。我的意思是說,“聞文”會有其自己獨特的、典型的風格。當然,它的成型,它的發展,無疑需要時間,需要許多人的實踐。最后,當“聞文”取得像“散文詩”一樣的位置時,我們是肯定不會把它和報告文學等畫等號的。

  筆者的這批作品,下筆之初,有一種基本的思想:結構像小說,部分語言介于散文與散文詩之間;人物姓名一般根據需要采取技術處理,時間、地點盡量清晰;內容增加一些通常的新聞報道不便公開的細節。我自己希望它能在嘗試中不斷成熟,也希望將來能嘗試詩歌、戲劇的方式。之所以發表在文學網站,一是傳統媒體還沒有它的土壤,二是希望有一些愛好文學,而又在新聞戰線工作的朋友能引以為同志,使“聞文”的成長不要像散文詩一樣,曲折而漫長。

  劉可亮于2004年5月30日)


數據統計中,請稍等!
頂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